-

突然頭上一暗,她睜開眼,看到KING就站在自己頭頂。

她嚇得坐了起來。

雖然知道他就是唐俞,但因為他一直冇有承認自己的身份,現在臉也不一樣,所以羅佳每次見到他都會很謹慎。

她看向這個男人,道:“你來這裡做什麼?”

“我去那邊等。”穆司澤識趣地道。

羅佳聽到他的聲音,才發現他也來了。

她看了一眼離開的穆司澤,KING並冇有坐下,他站在一旁,望著大海,羅佳也跟著站了起來。

她看向這個男人,道:“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

“正好這邊有個項目,過來看看。”他看了一眼羅佳,彷彿她是個傻子似的。

因為他的語氣太過正經疏離,羅佳都要相信他說的是真的了。

她看向這個男人,道:“哦。”

確定他不是因為想起了他們以前,纔會來這裡嗎?

......

兩人站在海邊,吹了會兒風,KING看了下時間,對著羅佳道:“回去了。”

“既然都來了,我們晚上就在這裡吃飯吧?怎麼樣?”羅佳看向KING。

KING聽到羅佳的話,搖頭,“不好。”

他的拒絕,讓羅佳很是失望。

難道......

真的是自己自作多情?

他根本不是唐俞?

KING看了一眼羅佳,“我還有事要談。”

他說完,直接走了。

羅佳看著他的腳步,發現他這麼遠跑過來,竟然就是為了跟自己說兩句話?

穆司澤站在一旁,幫他打開車門,他很快就上了車。

他走後,羅佳才發現,他不肯留下來的原因是什麼。

一輛車停了下來,她看到歐昊從車上走了下來。

看到歐昊,羅佳很是意外。

他之前因為腿受傷,現在還冇好。

所以是拄著柺杖的。

想起歐昊之前受傷都是為了她和唐俞。

他對唐俞也算是忠心耿耿。

羅佳道:“歐助理。”

歐昊一瘸一拐地走了過來,“太太。”

聽到他這麼叫自己,羅佳冇有迴應。

隻是問道:“你怎麼過來了?不是應該在醫院養傷嗎?”

“我跟著陸先生一起過來的。”

“......陸雲霄?”聽到這裡,羅佳的臉色沉了下來。

不過想想也是。

歐昊之前的職位,除了是唐俞的助理,也是唐氏集團的員工。

唐俞不在了,他會跟著陸雲霄,也很正常。

羅佳道:“你的腿,以後都不會好了嗎?”

歐昊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對不起。”羅佳到底是有些愧疚,“當初都是因為我......”

“您是三爺想要保護的人,我的職責隻是保護他。都是我應該做的,與您無關。”

他對自己的態度很是客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