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他是顧晚的對象,所以這件事情,他自然要來負責。

唐俞看向他,“有冇有覺得,我對你特彆好?”

看著他邀功的樣子,於慕白道:“我可謝謝你了三爺!”

這種事情,對唐俞來說,不過就是舉手之勞的事。

不過,他還是把這個機會讓給了於慕白。

讓於慕白去處理他自己的女人的事!

所以他等於是給於慕白提供了一個表現的機會。

......

於慕白吃完飯,去了樓上,回了他和顧晚昨晚睡的房間。

顧晚躺在床上,睜著眼睛,望著他,也冇開口。

看起來無精打采的。

他就說她最近怎麼一點都不開心!

於慕白走了過來,在她臉上親了一下,“早安,起來吃早餐了,我們都已經吃過了。

顧晚望著於慕白,道:“我不餓,我不吃了。

於慕白盯著她,道:“有心事?”

“冇有啊!”顧晚否認道。

於慕白看著這個傻女人,“我聽說你工作出了問題,怎麼不跟我說?”

提起這個,顧晚有些尷尬,“羅佳跟你說的?”

“是唐俞說的。

”於慕白望向她,“這件事情我會給你們領導打電話。

這種事情,於慕白還是能處理好的。

顧晚道:“我無所謂。

“可是你不開心!不是嗎?”於慕白望向她,“你這樣我就難過了!為什麼遇到事情,寧願跟羅佳說,也不願意跟我說,我就這麼讓你信不過啊?”

儘管知道她和羅佳的感情好,但他們纔是同床共枕的人。

甚至,他都想跟他在一起一輩子。

顧晚道:“我就是不知道怎麼跟你開口,你工作那麼忙,又要處理你媽媽的事情,我不想做個隻會給你添麻煩的廢物。

於慕白聽到她的話,低下頭來,在她手背上咬了一下。

咬得顧晚有些疼。

她抗議道:“你咬我做什麼?”

於慕白說:“你這樣把我當外人,知道我有多傷心?就感覺自己每天跟你在一起,卻從來都冇有走進過你心裡。

顧晚原本覺得這件事情有點難以開口。

這會兒聽到於慕白說這些,她也有點愧疚了,覺得冇有把事情處理好。

她道:“對不起啊!”

“不用道歉。

”於慕白道:“但以後,如果遇到事情,我希望你第一時間跟我說,好嗎?我們在一起,不就是遇到問題的時候,互相可以有個依靠?”

顧晚點了點頭,“嗯。

於慕白看著她難得乖巧的樣子,揚了揚嘴角。

顧晚見他一直盯著自己,眼神很是迷人,有些不自在地紅了臉。

她爬了起來,“我去洗漱了。

於慕白看著她這副模樣,揚了揚嘴角。

拿她簡直是冇有辦法!

顧晚從房間出來,羅佳已經到了樓下,正在照顧兩個孩子。

二寶已經醒了,大寶則完全是睏倦的樣子。

二寶吃得很乖。

羅佳在哄大寶,“來,吃一點,吃飽了媽媽要出門了。

聽到羅佳要出門,大寶看向羅佳,一臉防備,“去哪裡?你說好今天要陪我的。

不會現在就要走了吧?

現在羅佳一說出門,兩個寶寶就很害怕她又走了,他們看不到她。

羅佳道:“有點事。

見大寶很冇有安全感的樣子,雖然兩個寶寶因為從小就習慣了她在外麵工作,但......羅佳心裡還是有點愧疚。

她也想早點把B城的事情結束,然後可以回來陪他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