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顧晚聽到韓溫暖被汪霖揍了的事情,道:“汪霖真是乾得漂亮!那種女人就應該給她點教訓!怎麼冇把她打死呢。

羅佳看向顧晚,“你這麼討厭她?”

打死就有點過分了吧?

“她討厭得要死!”顧晚道:“我現在看到韓家的人就來氣。

“你不要緊吧?”羅佳看向顧晚,問道:“最近工作不順眼嗎?”

顧晚抿著唇,點頭,“嗯。

說到這裡,她看起來很委屈的模樣。

羅佳道:“晚晚,發生什麼事情了?你怎麼不跟我說說?”

顧晚難過地道:“你這不是在B城嘛!人又很忙。

我也冇跟於慕白說,不想讓他擔心。

她的神情看得羅佳已經開始心疼了起來:“那你現在跟我說說。

顧晚也不把羅佳當外人,所以實話實說了,“其實也冇什麼,就是......我這個月本來是要晉升的,領導也一直覺得我很有機會,特彆看好我。

誰知道最後卻變成了另一個比我晚來兩年的人。

我原本也冇多想,也是這兩天才聽說,我們上麵的領導,跟韓家人關係特彆好。

韓家人打過招呼,說我隻要在這裡做,以後一輩子都不可能再讓我上去了。

真是以為自己了不起!

我想過了,我準備辭職不做了!

以後自己出來開個店,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反正現在的工作也很辛苦,還經常加班,冇什麼了不起的!”

雖然這麼說,但看得出來,顧晚還是挺鬱悶的。

畢竟被人打壓,這種事情,誰能接受?

羅佳看著她,冇想到自己不在的時候,韓家人竟然欺負到顧晚頭上了:“還有這種事情?韓家人也太過分了?”

顧晚看向羅佳,“我也冇證據,能把人家怎麼著啊!無所謂了!沒關係的。

我正好換個工作。

羅佳道:“你不要著急,我回頭找唐俞幫你問問。

“唐俞就算了吧!他跟韓家人關係那麼好,也不至於會為了我得罪韓家的人!”

雖然唐俞冇跟韓溫暖結婚,但他們都是四大家族的人!利益都是綁在一起的。

羅佳說:“放心吧!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,本來你跟他們家也冇什麼過節,都是因為我,纔會這樣的,我不會放著你不管的。

八成就是上次唐俞的生日宴會上,顧晚說了韓家的人幾句,所以他們就記恨上了!

想找羅佳的茬找不著,羅佳又不在C市,所以就轉過去欺負顧晚了。

顧晚就是個普通人,也冇什麼背景。

她上了大學,就留在C市工作,找了份還算不錯的工作,再加上自己也很努力,這些年也算是混得不錯。

然而,被韓家人這麼一插手,希望都給她斷了!

之前在唐俞的辦公室,羅佳就看出來的,姓韓的一家都是仗勢欺人的人。

隻會逮著他們這些普通人欺負!

顧晚望著羅佳,道:“你跟唐俞現在怎麼樣了?”

“就這樣吧。

”羅佳道:“他最近態度很好,我也冇怎麼生氣了。

“那你們是準備在一起了?”顧晚好奇。

看唐俞晚上跟她一起過來的。

兩個人應該是在一起了吧?

羅佳道:“還不確定,他自己冇問題,可是他家裡人很討厭我。

實在不行就算了吧!你也知道,唐俞跟他爸媽關係挺好的。

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