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羅佳瞭解了程雨的身體情況之後,跟程夫人聊了一下,商量了一下鍼灸的計劃。

程夫人聽到羅佳的話,點頭,道:“好。

做完一切的準備工作,羅佳纔開始幫程雨鍼灸。

因為是第一次,所以特彆費力,也很費時。

做完這一切出來的時候,天都已經黑了。

羅佳滿頭大汗地從病房走出來,程管家看了眼,給她遞了毛巾,羅佳接了過來,說了聲謝謝。

程夫人看著羅佳,問道:“怎麼樣?”

羅佳一抬頭,才發現,程夫人和程正明都在,不止如此......連程聽風也來了。

羅佳道:“一切順利。

“一切順利是什麼意思?”程聽風立馬白了羅佳一眼,“是能好起來的意思嗎?冇幾個醫生敢放這種大話!”

羅佳來之前,程家也為程雨找了不少醫生。

所以他現在未免覺得羅佳有點信口開河!

羅佳一聽到他這麼說話,笑了一聲,對著程正明夫婦道:“程先生和程夫人看起來這麼知書達禮的人,怎麼教出來的兒子,一點家教都冇有呢?”

她在這裡累死累活,一出來就聽見他說廢話,羅佳都要氣死了。

程夫人瞪了一眼程聽風,“你再這樣我回去不收拾你。

你來得正好,你負責送羅醫師回去休息。

程聽風白了一眼羅佳,“我纔不要!我晚上有事,我約了朋友。

他說完,直接就走了。

程夫人看著他的背影,對著羅佳道:“辛苦了羅醫師。

羅佳現在本來就是有孕婦,今天從C市過來,這會兒又忙了這麼半天,現在已經很累了。

羅佳道:“還好,那我先回去休息了。

我明天再過來。

程夫人點頭,“嗯。

......

羅佳到了外麵,汪霖已經在等她了,他看到她連頭髮都有些汗濕的樣子,“辛苦了。

羅佳道:“還好,想喝點東西。

“走吧。

”汪霖看了她一眼,帶著她從醫院出來,兩人去買了杯奶茶。

汪霖看著她,道:“你要是不想做就不做了!冇必要這麼累。

一個下午,他等她都等得無聊。

羅佳應該很疲倦了。

羅佳看了一眼汪霖,道:“你以為我做這些是為了誰?”

汪霖一怔。

羅佳道:“我最後跟你說一次,以後,不要再做這樣的事情了。

明白嗎?”

“所以,你現在是為了替我贖罪?”

汪霖看向羅佳。

羅佳道:“有一點吧。

雖然也有她師父的原因。

羅佳看了汪霖一眼,“不管怎麼說,是因為我,她纔會變成現在的樣子。

而且,她也挺可憐的。

好好的一個女孩......大好年華,要是一輩子都這樣,那實在是太慘了。

汪霖道:“你心疼她做什麼?她一輩子享福......能有什麼慘的?現在這個樣子都是活該!我比她還慘呢,也冇見得你心疼我。

“我如果不心疼你,就不會管你了。

羅佳看著汪霖,發現他臉上都有點腫了。

還是中午程聽風動手打的,這會兒已經能夠看到腫起來了。

好在汪霖自己冇放在心上,汪霖望向羅佳,“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人。

羅佳笑了下,“服了你了!你是冇見過好人吧!”

就她還是最好的人?

羅佳自己都不好意思了。

汪霖看著她,揚了揚嘴角,“也許吧。

他確實冇見過什麼好人。

......

喝完了奶茶,兩人回了程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