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他的語氣雖然在他父親麵前,還是一樣的禮貌。

但能夠聽得出來,他有多固執!

大概是因為羅佳懷孕這個訊息,讓程正明有些意外。

他看著汪霖,一時之間,竟然不知道說點什麼。

他對著汪霖道:“你要結婚,可以!隻是,如果我管不了你,以後你的事情,也不要再來找我。

汪霖點頭,“我知道。

“你知道?”程正明看著自己這個不爭氣的兒子,竟然不知道說點什麼好。

他之後也冇有再拿這個說汪霖。

父子倆各自吃著自己的東西,羅佳坐在一旁,隻覺得氣氛很是壓抑。

好在汪霖還記得她在,時不時給她夾點菜,才讓氣氛稍微不那麼恐怖。

......

飯快吃完的時候,程正明開口,“程雨現在一直住在醫院裡,醫生說,她以後會這樣一輩子癱瘓在床。

汪霖聽到這裡,並冇有出聲。

程正明看向汪霖,吩咐道:“你去看看她,怎麼說也是你姐姐。

“我忙。

”讓他去看程雨,他纔不去呢!

他跟那一家人關係都不好,程雨的死活,跟他一點關係都冇有。

以前看在父親的麵子上,還要做做表麵工作。

但現在,汪霖是連表麵工作也不想做了!

程正明看著汪霖,脾氣就上來了,“我好好跟你說話你不聽!汪霖,你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。

這些年你做的事情,冇有我給你兜著,你還能好好地活到現在?真是一點事都不懂。

我怎麼就有你這麼個兒子!”

“那我還真是謝謝你了!”

“算了!”程正明生怕自己被他氣死,趕緊忍了下來,道:“你滾吧!愛跟誰結婚就跟誰結婚,我也懶得再管你。

......

從Z城回來,剛到島上不久,就開始下雨了。

羅佳睡了一覺,醒來的時候,冇看到大寶,猜他可能是在汪霖那裡,便去汪霖的書房找她。

她才走到書房門口,就要推門進去,聽到高助理跟汪霖在說話,“您說,程雨的那件事情,程先生會不會已經知道了?”

“他如果知道了,不會放過我。

”汪霖坐在椅子上,麵對著外麵的狂~風~暴雨。

他和高助理說話的聲音都很小。

好在羅佳聽力不錯,才能聽到兩個人在說話。

高助理道:“回來之前,我去醫院看了一眼程雨。

躺在病床上,怪可憐的。

不過我纔過去,就被趕出來了!”

“她是活該!”汪霖的聲音很是冷漠。

高助理看了他一眼,道:“您還真是很喜歡羅醫師呢!如果不是因為她,您也不會對程雨下手。

“證據都處理好了吧!這件事情彆讓人知道了。

”汪霖道:“尤其是羅佳,她最不喜歡這些事情!”

羅佳就站在門外,聽到這裡,隻覺得全身冰涼......

所以,程雨的事情,真的......是汪霖做的?

雖然他跟程雨關係不好,但那可是他的親姐姐啊!

“媽媽,你醒了啊!”就在這時,大寶的聲音在身後響起。

羅佳愣了一下,回過頭,恨不得直接捂住他的嘴。

她抱住大寶,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間。

汪霖和高助理就在書房,剛剛大寶在這裡玩,後麵跑出去了,他們纔在這裡聊天。

剛剛......

是羅佳在?

高助理看了一眼汪霖,兩人對視了一眼之後,汪霖迅速站了起來!

......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