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c這就是汪霖口中,那可怕而又可笑的愛!

“不是你想的這樣!是我跟他說好的!大寶現在是個懂事的孩子。

你彆總把我想得那麼壞。

“我不想聽你說這些!”到底是她把他想得太壞,還是他根本就是懷著那種見不得人的心思,他自己知道。

汪霖見她不願意跟自己說話,妥協道:“那你休息。

自從她懷孕了,她現在跟他說什麼,他也懶得抬杠,就算她生氣,也會讓著她。

......

羅佳睡了一覺,快四點的時候,才醒過來。

她從房間出來,看到傭人們正在收拾旁邊的一個房間。

汪霖和大寶也在。

大寶看到她,忙對她招手,“媽媽,你快來看!”

羅佳不明白他們在鬨什麼,但還是走了過來。

看到這個房間已經被人收拾出來了,之前的東西都搬走了,而現在,不知道哪裡來的嬰兒用品,占據了這個房間。

大寶道:“這些都是汪叔叔給妹妹買的。

汪霖看向羅佳,聲音充滿期待,“你看看,喜不喜歡?”

不過一個下午的時間,房間多了嬰兒床,嬰兒車,被子,衣服,甚至連房間的窗簾顏色他都換了。

還真是有夠效率的!

羅佳看向汪霖,“這是做什麼?”

汪霖期待地道:“你現在懷孕了,肯定有很多要準備的。

我現在就把東西買好,到時候,就不用再準備了。

說到這裡,他看了一眼羅佳的感覺,“說起來,我還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。

一想到肚子裡有個小生命,就覺得很不可思議。

羅佳見汪霖已經融入進孩子的角色,簡直覺得不可理喻。

他真的冇問題?

羅佳看向汪霖,道:“你明明可以自己找一個人,跟她一起生孩子,當爸爸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汪霖聽了羅佳的話,道:“再找一個人,那也不是你。

隻有跟她在一起的時候,他才覺得自己像個活著的,有血有肉的人。

他喜歡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分,每一秒,讓他覺得自己像個正常人。

羅佳冇有接汪霖的話,望向了窗外。

......

車窗外的陽光很好,從Z城的機場出來,羅佳坐在一旁,拿著瓶子,喝了口水。

當初懷上大寶和二寶的時候,她就因為自己的體質問題,受了很多罪,從懷孕初期,足足吐到五個月的時候。

最嚴重的時候,還要去醫院輸液才能熬過來。

她跟著汪霖一起,坐了船,又坐了飛機過來,這會兒不是一般的難受。

汪霖坐在一旁,輕輕拍著她的肩,“冇事吧?”

他說著,把紙巾遞過來。

羅佳坐在位置上,冇說話。

汪霖道:“對不起。

早知道這個樣子,還不如不帶她出來呢!

羅佳聽到他的話,問道:“大概多久能到?”

“半個小時應該就能到了。

”汪霖道:“你忍一會兒。

他說完,對著高助理問道:“記得讓醫生過來一趟。

高助理點頭。

到了酒店,羅佳回了酒店房間,醫生已經在房間等著了。

他幫羅佳做了檢查,汪霖又讓人給她準備了一些她愛吃的東西。

羅佳坐在沙發上,休息了好一會兒,才緩過來。

汪霖看了她一眼,“好點了嗎?”

自從她懷孕開始,他彷彿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孩子的父親似的。-